她以为自己能找到一个安身之所,没想到遇见的又是一个渣男,呵呵...

摘要: 》导航栏(↓点击查看详情↓自助发布)》加小编微信:aaa087066招聘求职拼车出行房屋租售征婚交友考驾照失

11-08 23:31 首页 掌上威信

》导航栏点击查看详情自助发布》加小编微信:aaa087066

招聘求职

拼车出行

房屋租售
征婚交友

考驾照

失物招领
二手车物
锁 维修
爆笑方言

招商

第001章:醉酒


阳光透过纱幔照进屋里,律微蓝抬手揉了揉有些痛的额头,“醉个酒而已,怎么会这么难受?”

她悠悠睁开眼,卷而翘的长睫微微颤了颤,入眼的是一片豪华的精致装修,律微蓝有些发愣,“这是丁姐定的房间吗?”怎么跟之前的不太一样?

不过有些宿醉的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手机在一旁嘀嘀嘀的响着,她随手拿过,滑了下屏幕,“哥。”

话筒传来略显焦急的声音,“微蓝,你在哪儿?”

“我在哪儿?”律微蓝看了眼房间,“我在酒店。”

“你的房间里怎么没有人?”

“没人?”可是她明明在?

身为律师的敏感让她终于发现了问题,她揉揉头打算下床,然而一动扯痛了身上的某处,她顿时傻眼。

“微蓝?你怎么了?”对方明显是听到了她呼痛的声音。

“没,没事,我只是撞了下床角。”

“你在哪儿?”男声再次传来。

律微蓝皱了下眉头,“哥,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我在酒店大厅,八点半我们还有要事要谈,现在已经八点十分了,你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好,我知道了,十分钟后楼下见。”说完,律微蓝切断电话。

可是她表面平静,内心里已经翻了天。

“怎么回事?”她拉开被子,看向自己。

结果不出意外的,她一夜情了,可是,她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一向洁身自好的她有些郁闷。

算了,都是成年人,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她就将这件事抛诸脑后,去了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了下。

回到床边看向那皱巴巴的衣服,律微蓝揉了揉额头,衣服是不能穿了,可是,这间屋子里又没有其他衣服可穿,她总不能这么光溜溜的出去吧?

拿起手机打算跟丁可颜求救,然而手机号码还没拨出去,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律微蓝走过去,从猫眼往外看,是一个职业女性,她的手中似乎拿了一套跟她一模一样的衣服?

狐疑的打开门,律微蓝露出礼貌的微笑,“你好。”

对方微微颔首,“小姐,这是你的衣服。”

她并没有说是谁送的,不过律微蓝想,应该是昨晚那个人送来的。

出于礼貌,律微蓝接过后跟她道谢,“谢谢。”

关上门,律微蓝迅速的换衣,只用了八分钟就匆匆来到楼下。

大厅里有一抹耀眼的光辉,男人站在阳光投影下,身子拉的很长,他身着黑色的西装,恍若量身定制的贴合他的体型,也恰好的衬出他的气质。

律微蓝揉了揉脸,走过去。

“哥。”

男人回头,狭长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凌厉,不过在面对律微蓝的瞬间,眼底的凌厉消退,倒是多了几分暖意。

他伸手抚弄了下律微蓝的长发,“这么着急?是怕迟到吗?”

律微蓝挑了下眉,“怕你罚我。”

律云霄似乎笑了下,“丁姐去取车了,我们走吧。”

“好。”

两个人才踏出酒店大门口,电梯叮的一下打开。

里面走出两个人,一个阳光朝气,另一个恍若踏着月色走来,他一身冷漠的气质,却掩盖不住那令人疯狂着迷的容颜。

阳光朝气的大男孩偷偷瞄了眼男人的侧颜,“佐少,昨天晚上……”

男人冷凝的嘴角弯了下,而后看向身后,“雷霆,你还敢提昨晚的事?”昨晚他醉酒,回到房间后,打算好好休息,结果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强了!

雷霆摸了下鼻子,“我去查下这件事。”

虽然他表面平静,可内心里早就咆哮了,到底是谁这么彪悍,竟然睡了佐铭城,她出来,他要膜拜。

佐铭城眯着眼看了下雷霆,“回西城。”

“哦,好,我去开车。”雷霆迅速的消失在了酒店大厅。

佐铭城看着手背上留下的指甲印,瞳眸变得幽深起来。

那个女人身材很好,够惹火。

眼前多了一辆宾利慕尚,雷霆下车拉开车门,“佐少,请。”

瞧他那副狗腿的样子,佐铭城就有些来气,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因为他的气息变化变得有些发冷,雷霆抖了下身子,讨好的看向佐铭城,“总裁,一会公司还有个会议要谈,算算回西城的时间,您再不上车,怕是来不及了。”

佐铭城迈开长腿,坐进了副驾驶。

雷霆松了口气,迅速的回到驾驶位上,驱车走人。

律微蓝与律云霄来到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公司,两个人被前台一路请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一进门,那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就热情的迎过来,“律少,律小姐,快请坐。”

律云霄先坐下,律微蓝随后就坐,而后将整理好的资料递给中年男人,“曹总,这是你与贵夫人提供的资料,不过我跟我哥看了下,觉得证据还是有些欠缺,所以来跟你商量一下,这个案子的人证物证方面。”

曹总的目光一直盯着律微蓝的胸口,看着那起伏的弧度他就移不开眼。

律云霄眸光变了变,而后巧妙的前移了下,挡住了律微蓝,他表情浅淡的看向曹总。

“曹总。”

那声音虽然淡泊,却任谁都听得出他略带不悦的情绪。

曹总是个精明人,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将目光收回,“咳,那个人证物证方面我能提供都提供了,其他就要靠你们律师去收集。”

律云霄点头,起身,“那好,其他的交给我。”

律微蓝收好资料跟在律云霄身边,一起出了曹总的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律微蓝就皱了下眉头,手捂住胸口,“老色鬼。”

律云霄看向她,“你该换一身更加保守的西装。”

听到律云霄的说辞,律微蓝轻轻扶额,“哥,领口已经到脖颈了,难不成找个麻袋将我整个人装进去?”

律云霄失笑,的确,微蓝的衣着很得体大方,只是身材太好,总是那么凹凸有致,所以……

收回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律云霄目视前方,“走吧,回去研究下案子。”

一辆路虎停在公司楼下,车窗下落,露出一张柔美女人的脸。

丁可颜笑着朝两人挥挥手,“律少,微蓝,这边。”

车子缓缓开动,律微蓝与律云霄两个人在后座上研究曹总的案子,丁可颜开着车还不时的看向他们,再看了N久之后,律微蓝抬头看过去,“丁姐,你看了我跟哥一路了,怎么了吗?”

丁可颜闪过一丝尴尬,笑笑说:“没,没什么。”只是昨晚微蓝明明不在她开的房间里,去了哪呢?

其实他们兄妹不知道一件事,就是昨天曹总的酒宴有问题,所以微蓝才会提前退场。

张了张嘴,丁可颜忽然将车停到路边,而后转身对着兄妹俩郑重道:“律少,微蓝,有件事要跟你们说一下。”

律云霄眼神闪了下,点头,“丁姐,你说。”

丁可颜吸了口气,缓缓道:“其实昨晚的酒宴出了点问题,我查过监控录像了,曹总敬微蓝的那杯酒,里面是加了东西的。”

“……”律微蓝脑子瞬间炸开,难怪,难怪昨晚她感觉身体有异样,而后匆匆离开,然后在房间里发生了那样的事,莫非是曹总设的陷阱?律微蓝越想下去越害怕,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律云霄皱了下眉,“微蓝,你是不是不舒服?”

律微蓝摇摇头,“没,没有。”心里却一片荒凉,若是曹总留下了她昨晚的证据,以此威胁她,她该怎么办?

看了眼律云霄,微蓝眸光闪烁。

丁可颜见律微蓝面色不好,心里有些起疑,打算回了西城的公司,找她单独谈谈。

一路上,在没有听到兄妹俩讨论案情的声音。

而另一辆开往西城的车里,倒是跟他们大有不同。

雷霆这个人就是个移动的广播台,走到哪里说道哪里,虽然佐铭城有时候也很想动手揍他一顿让他闭嘴,可是雷霆对他的衷心,没人可比,时间久了,佐铭城也就习惯了雷霆的作风。

雷霆见佐铭城闭目养神,开始巴拉巴拉的汇报今天开会的内容,“李董事想要撤资,希望佐少能给他一些补偿,佐少,不是我说这个李董事,他是不是白日梦做多了,竟想美事?他要撤资还希望我们给补偿?真是够了!”

第002章:昨晚的人


“还有齐少,区区两个亿就想拿到我们10%的股权,是不是脑子有病。”

“对了,还有那个彭小姐,整天的来咱们公司晃悠,搅的同事们都没有办法好好工作!”

“还有啊佐少,咱们公司最近打算新开发一个综艺项目,是以服装设计为主旨的一党真人秀,听林导说……”

被他说的实在受不了了,佐铭城忽然睁开眼看过去,“雷霆。”

雷霆还在继续说着,结果忽然被点名,他随口啊了一声,然后就发现旁边的气压有些低。

他看过去,干干的笑了下,“佐少……”

佐铭城面无表情,“闭嘴!”

雷霆用手在嘴巴上比划了一个拉锁的姿势,然后用手比了个OK的手势之后,目视前方安静开车。

然后几分钟之后,他听到佐铭城问他:“什么时候要开发的真人秀节目?我怎么不知道?”虽然这个想法听着还不错,可是身为最高裁决人,为什么他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反而是雷霆先一步知晓?

听着话里的不悦,雷霆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佐铭城,“那个,我是听叶姐说的。”

佐铭城眸色渐沉,“叶岚菱?”

“是,是啊……”明显的低气压让雷霆心理发颤。

其实雷霆心里苦,可是又说不出口,他真想给自己几个嘴巴,都怪他这张嘴,总是让佐少不高兴。

“很好。”佐铭城说了两个字之后不再开口,而是拿出定制款手机刷微博。

很好?

雷霆觉得,佐铭城现在很不好,因为佐少这个人,越是生气的时候就越是平静,就如此刻。

路程过半,雷霆话痨病开始发作,“佐少……”

佐铭城不作理会,继续看公司的微博。

见自己没有被理睬,雷霆也不在意,只是砸了咂嘴开始说:“一会的会议,董事们会对新开发的综艺节目进行裁决,总裁大人您觉得是同意的多还是否决的多?”

佐铭城皱了下眉,看过去,“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将你扔去非洲!”

雷霆顿时闭嘴,他皱巴着脸满心哀怨,一路上这么干巴巴的开车,他都快睡着了!可是佐少却不近人情的不让他说话,雷霆觉得心好累。

可算是熬过了几个小时,两个人终于回到了西城,雷霆将车开到公司门口,笑嘻嘻的下车给佐铭城开门,然后做了个请的姿势,“总裁大人,请。”

瞧他那副狗腿的样子,佐铭城就想一脚踹过去,不过还是忍住了。

他下了车,随手将手机抛向雷霆,“三分钟后出现在会议室,否则后果自负。”

雷霆顿时黑脸,他去停车场再到二十二楼的会议室,少说也要七八分钟,这是为难他的节奏!

不过佐铭城说了,他也不敢违抗,“是,总裁!”

说完,他迅速的开车消失。

佐铭城这才迈开长腿,走进公司大楼。

二十二楼的会议室里,早已坐满了董事以及各部门主管。

佐铭城的进入让原本嘈杂的会议室瞬间安静,几个年老的董事脸拉的老长,其中一人不悦的皱皱眉,“铭城,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佐铭城看了他一眼,而后坐上主位。

抬起手表看了下,“还有四分钟会议才开始,林董事,你在急什么?”

那冷漠的语气以及态度,让林董事顿时噎住。

他不悦的哼了声,而后低头看资料。

另外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说:“佐少别生气,林老只是关心咱们公司。”

佐铭城心底冷笑,就这个笑面虎还出来打圆场?

“听萧董事的意思,我佐铭城是不关心公司咯?”

萧董事一噎,也败下阵来。

看着一连两个董事被佐铭城秒杀,原本还有怨言的董事们,顿时歇了心思,毕竟佐铭城的冷漠是出了名的,还是不要拔那老虎须的好。

世界安静了,雷霆匆匆的从外面赶过来坐在佐铭城旁边,他拿出笔记本准备记录。

瞄了眼一旁站着的部门经理,雷霆看向佐铭城,见他点头,雷霆朝部门经理开口,“开始吧。”

女人得到许可,开始讲诉会议内容。

而另一边,回到律师事务所的几个人,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律云霄叫了事务所的精英们准备召开会议。

律微蓝却没有心思开会,她脸色发白的说:“哥,我有些不舒服,这个案子,我不跟了。”

律云霄抬手摸了下她的额头,而后点头,“好。”

律微蓝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关上,开始发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律微蓝瞬间回神。

“进来。”

丁可颜担忧的走进来,手上端着一杯热茶,“微蓝,听律少说你不舒服?”

律微蓝眼神闪躲,“嗯,有些头疼,大概是昨晚醉酒的缘故。”

丁可颜神色复杂的走过来,坐下,“微蓝,你昨天是不是……”

提到昨天的事,律微蓝平静的脸色顿时有些变化,同是律师,丁可颜自然知道律微蓝的样子是有事,她试探的开口:“你昨晚没有住在我开的酒店房间里,是不是……”

知道丁可颜要说什么,律微蓝揉了下眉心,说:“丁姐,我一夜情了。”

听到肯定的答案,丁可颜吐了口气,“就猜到是这样。”

那个曹总也真是作孽,竟然敢给律微蓝放料,他一定是不了解律云霄,否则,他又怎么敢当着律云霄的面打律微蓝的主意,真是活够了!

在西城,律家可是望族,虽然律微蓝在律家不受宠,可是律云霄对这个妹妹确是偏爱有加,从小到大捧在手心。也正是因为律云霄的存在,让律微蓝在律家的地位也不至于十分尴尬。

丁可颜有些心疼的拨弄了下律微蓝的长发,“真是难为你了。”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情。

律微蓝也十分郁闷,她喝了口丁可颜递过来的茶,“丁姐,这件事暂时别让我哥知道。”

否则以律云霄的性子,就是曹总不死也会褪去半层皮。她倒不是圣母,只是现在他们接了曹总的案子,怎么着也得等案子结束在收拾曹总。

律微蓝露出一抹莫测的笑,丁可颜看着越发觉着她的样子有些像西城出名的腹黑律少。

张了张嘴,丁可颜最后只说了句好。

半晌两个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丁可颜想了想还是问道:“微蓝,昨晚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不是曹总,她倒是肯定,因为昨天微蓝离开的时候,曹总想走却被律云霄拦下了。

提到这个,律微蓝越发觉得头疼,她抹了把脸,看向丁可颜,“丁姐,如果我告诉你,我不记得那人的长相,更不清楚那人是谁,你信吗?”

丁可颜瞬间无语,她可以肯定律微蓝不是说谎,因为她的样子实在有些悲壮。

律微蓝皱皱眉,说出自己担忧的事,“丁姐,我倒是无所谓一夜情的事,毕竟我也是成年人,只是,我怕这是曹总的圈套,怕他留下什么证据。”否则怎么会那么巧她与男人一夜情了?还是在曹总加料之后?

丁可颜顺着律微蓝的话想下去,忽然觉得,事情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只是简单的一夜情还好,若不是,那可就……

脸色有些发沉,她说:“那怎么办?如果这事不告诉律少的话,那我们要怎么去查?”以律云霄的警惕,如果她们两个有什么小动作,他一眼就能发现。

律微蓝也正头疼这件事,因为律云霄对自己的事太过关心,往常只要她一动作,律云霄就知道她想做什么。

可是如今这件事,却是不能让律云霄发现的啊,否则自己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走一步算一步吧,总之瞒着我哥先。”律微蓝最后只能这样说。

两个人就这事研究了几个方案,丁可颜才走出律微蓝的办公室。

才一出门就遇到从会议室走过来的律云霄,丁可颜忐忑的瞄了他一眼,就打算离开。

“丁姐!”

律云霄的声音让丁可颜的心恍若提到嗓子眼,她刚要解释什么,就听到律云霄说:“微蓝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第003章:萌生的种子


闻言,丁可颜暗自松了口气,她笑着说:“微蓝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所以才会不舒服。”

律云霄皱了下眉头,“昨晚微蓝似乎不是睡在隔壁。”否则自己敲门声那么大,她怎么会不开门?

听到他的话,丁可颜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要死了,她怎么能提昨晚!

丁可颜压下自己的心惊,解释说:“微蓝只是昨晚睡的太沉了。”

律云霄闻言没有过多怀疑,毕竟律微蓝有时候是睡着了叫不醒的。

“我去看看她。”

说着他敲开了律微蓝的门。

丁可颜拍着胸脯往自己的办公区走,好险,自己差点就说漏了嘴。

律云霄走近微蓝,“不舒服就回家吧。”毕竟在家里比在公司自在些。

律微蓝苦笑了下,“那还不如在公司。”

至少,她在公司是真的放松,而回家,只是看人脸色罢了。

律云霄有一瞬沉默。

“别想了,有我呢。”

他的话很温暖,律微蓝笑着点了下头,“嗯。”

佐氏国际传媒。

“来了,来了……”雷霆拿着一叠资料风风火火跑进总裁办公室。

佐铭城从一堆文件中微微抬眼,凌厉的眼神射向门口还挂着笑的雷霆,要不是看在他跟了自己那么多年又忠心耿耿的份上,真的好想把他从三十楼扔下去。

周遭的冷空气一下子降下来,雷霆讪讪的笑了笑,:“佐总,您让我查那天晚上的女人,我查到了,是西城律家的二小姐,叫什么蓝的。”

眼见着佐铭城手里的文件就要朝自己砸过来,雷霆立马打开手里拿着的资料,“叫律微蓝。”

说完,又翻了几页,自个儿嘀咕起来:“还真可怜,爹不亲,娘不爱的,虽然是个大小姐却被硬生生说成二小姐,任由后妈的女儿骑在头上,混得可真不怎么样。从小到大,除了哥哥律云霄疼爱之外,在律家几乎没人把她当回事,毕业了之后直接去律氏事务所当律师。”

佐铭城原本低下头看文件,任由雷霆自己在那边碎碎念,当听到律云霄三个字时,翻文件的手一下子顿住,凌厉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更加阴狠起来。

“律云霄?”出口的声音让雷霆有种置身冰谷的感觉。

虽然常年在冰谷生存,但这次雷霆有种冻到骨髓的感觉,“对,就是那个律氏事务所的金牌律师,律云霄。”

眼中的阴狠更甚,脑海中好几个凄凉的画面一闪而过。

佐铭城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律家,律云霄,律微蓝,很好,非常好!

雷霆看到佐铭城眼中的阴狠,狠狠的抖了一下身子,当佐铭城在朝自己看过来时,雷霆一下子也认真起来,他知道佐铭城接下去要问什么了,几年下来,这就是默契。

“那天晚上,曹氏公司的曹总宴请律家兄妹,曹总是个出了名的老色鬼,他在律微蓝的酒里下了药,可是从监控录像里看到的是律微蓝喝醉酒,走错了房间。”

毕竟那家酒店虽然很高档,但是房间排号实在变态,房间号520和502是排在一起的。

佐铭城微微靠在真皮工作椅上,修长的手指有节律的敲打着办公桌,眼中的阴狠一点点的褪去,转而变成一抹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我记得曹总对我们海景湾那块地很感兴趣,降价百分之十卖给他。”

“百分之十?”雷霆惊呼一声,百分之十,那可是几百万啊,不,不对……海景湾那块地虽然不错,但是那块地权属佐氏,现在据说政府打算用那块地做绿化,在批文下来之前,把这块地卖出去,虽然降价百分之十,却总比白白被征用好,而曹总就财地两空了。

虽然不清楚明明一只手就可以捏死的曹总,佐铭城还要这么费心思去整他,雷霆还是放下资料,转身去办佐铭城吩咐的事情。

佐铭城握着雷霆给的资料,眼睛渐渐的冰冷,现在还不清楚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是谁开始的,既然已经开始了就没有停下来的道理了。

律云霄还是有些担心律微蓝,让丁可颜留下来陪着律微蓝,微蓝这时才放下所有的防备,靠在丁可颜的肩膀上,丁可颜轻轻的抱着微蓝,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她。

微蓝叹了口气:“丁姐,你说我以后怎么办才好,这件事情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哥哥讲才好!”

可颜皱了皱眉:“现在律少正在跟曹总谈案子的事情,真不知道到时候律少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是什么样子,你还记得你昨天晚上的人长得什么样子么?”

微蓝无奈的摇摇头,她哪里还记得昨天的人长得是什么样子,她被下药以后,头一直昏昏沉沉的,意识不清楚,醒了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成了早上的一幕了,还差点被哥哥发现。

丁可颜看着微蓝疲倦的样子:“要不你先好好的睡一觉,等你睡醒了之后我们再从长计议,这个曹总是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当着律少的面给你下药,相信你哥哥不会放过他的。”

“嗯,好!”微蓝实在有点累了,靠着可颜的肩膀就睡着了。可颜看着微蓝睡着了这才把她安顿好。

出门在走廊上看见了曹总,瞬间觉得恶心之极,不自觉的用手拍拍胸口,庆幸还好今天没吃多少东西。转身便想离开,不想被曹总看见了:“丁小姐,这急急忙忙的准备去哪里呀?”

丁可颜不由的心里暗叫不好,出于礼貌还是用尽全力挤出一丝微笑:“原来是曹总,曹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有点事儿想去找律少,先走了。”

曹总忙拦住丁可颜:“刚刚我还看到微蓝了,怎么这一下子就没看到人了?她不会是哪里不舒服吧?”

丁可颜看着眼前的曹总恨不得狠狠抽他一巴掌,这不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吗?“微蓝没什么事,有劳曹总关心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曹总还要拦着可颜,正好这时律云霄过来:“丁姐,你怎么在这里?原来曹总也在?”

“我也是刚好遇见丁小姐,正好我也有点事情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商量事情了。”看着律云霄来了,曹总赶紧找了个理由溜走了。

可颜看着曹总的身影给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律云霄看着丁可颜,有些不解:“丁姐,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有点奇怪,你好像特别不喜欢这个曹总。”

可颜白了一眼:“谁喜欢他谁倒霉,我讨厌他才不会走霉运。”

律少忍不住一笑:“丁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嫉恶如仇了。对了我过来是想问问微蓝的怎么样了,要不要请医生过来看看?”

丁可颜忙拦着他:“微蓝只是累了,现在已经睡下了,你就不要去打扰她了,她休息一下就好了。”

“哦,这样啊,那也好,就让她休息吧。”

这几天律云霄一直在处理曹总的案子,微蓝这几天借口身体不舒服一直待在家,也是为了躲着这个曹总。

这个家对微蓝来说虽然一直不温暖,但这个家中律云霄一直都很宠爱这个妹妹。继母和她的女儿在明面上不会给微蓝太多的难堪。

微蓝一个人站在窗前发呆,这几天脑子里什么事儿也不想去想,什么事儿也不想去做,一个人看着太阳升起又落下。

在这个家除了律云霄似乎也没人在意这个女孩子的存在,微蓝觉得这样子也好,至少她们不会来烦自己,可以给自己一点多的空间。

律云霄这天很晚才回来,第一时间就是去微蓝的房间,轻轻的敲了一下门:“微蓝,你在吗?”见微蓝没有反应,再敲门:“微蓝,你在不在?”

这时一个和微蓝年龄相仿的女子走过来,看着律云霄,满不在乎的说道:“我说大哥,律微蓝一整天都是这样子,也不下来打个招呼,也不知道是谁惯着她这脾气的。”

说话的正是微蓝继母的女儿律微薰,她明明比微蓝小一岁,却一直自称律家的大小姐,而律父对微蓝这个女儿没什么好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律云霄也不理她的话:“微蓝一天都没下来吃饭?”

“可不是吗?阿姨做了饭也不下来吃,难不成还要刻意送到她房间去?”律微薰说着笑了下,“她以为自己是谁?一个害死亲妈的女人,还当自己是律家大小姐呢?”

第004章:开始行动


律云霄抿着唇冷漠的看了律微薰一眼,律微薰还想说什么,却硬是生生的吞回去了,只是生气的不说话。

律云霄正要敲门的时候,微蓝这才开门:“哥,你回来了,我睡得有点沉,没听到你的声音,不好意思啊!”

律云霄摸摸微蓝的头:“今天感觉怎么样?”

微蓝笑笑:“好多了,对了,曹总的案子处理的怎么样了?”

“你身体不舒服就别管公司里的事情了,曹总的案子最近都结束了。”

“结束了?没什么问题吧?他没有威胁你什么吗?”微蓝小心的问。

律云霄皱皱眉,他实在有点不明白微蓝是什么意思,虽然这个曹总是有点讨厌,这次合作也喜欢挑毛病,但整个事件下来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微蓝察觉到律云霄的眼神,怕他怀疑,忙说:“我都几天没去了,我只是想我问问案件进展的怎么样了?顺不顺利?”

律云霄这才笑笑:“傻丫头,有你哥哥在会出什么问题,走,带你下去吃东西吃,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怎么总是不好好照顾自己?”

律微薰看着律云霄宠溺微蓝的样子,心中很是不快:“大哥,我也是你的妹妹,你怎么不问问我吃没吃饭?”

律云霄看看微薰,知道微薰只是不喜欢他和微蓝亲近,他也不想微薰每次都为难微蓝:“待会儿你陪阿姨吃饭就好,我带微蓝出去还有点事情要谈。”说着也不理会微薰拦着微蓝便出门了。

在家待了几天,微蓝终于又开始工作了,曹总的案子处理了,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微蓝也开始慢慢的不去想,工作的忙碌让乱糟糟的生活回归到往日的平静。

这天,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事务所的门口。车中走下来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男人带着墨镜。

他径直朝着事务所走进来,然后自己找个位置坐下,跟在后面的雷霆连忙递上资料,男子接过资料摘下墨镜,对着呆愣的前台问:“请问你们那一位是律微蓝律师?”

会议厅里,佐铭城抬头淡然的看了眼前靓丽的女人一眼:“律微蓝?”

律微蓝拉开椅子直接落座,姿态优雅气势更是完全不输佐铭城。

“是我,不知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佐铭城饶有兴趣的看着微蓝却并不开口,雷霆见状把一份档案推到微蓝的面前:“律小姐,我们总裁想请你为我们公司打一场官司。”

这时公司里有人才认出了佐铭城:“原来是西城著名的佐氏国际传媒公司总裁佐铭城!”

“我也听说过,没想到和传闻的一样不但家世好人长得也帅!”

“就是就是,听说佐少现在还是单身呢?”

“真的?想不到像他这样子的人现在都还没结婚。”

微蓝实在是对这群花痴的同事没话说了,只得狠狠得瞪了他们一眼,笑着对佐铭城说道:“既然是谈公事那到我的办公室吧,这边请!”

佐铭城点点头,他也实在不太喜欢这样子热闹的场面,便跟着微蓝来到的会议室。

微蓝仔细看了看案子,不过是一般的经济案件:“佐先生,这次的案子我们会找最适合的专业人士为您处理,我们公司拥有最优秀的律师,最专业的职业素质,相信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佐铭城勾起一丝笑意,静静地看着微蓝,心里想着那一夜她朦朦胧胧的样子倒是比较可爱。不过看她现在的样子应该不记得了那一夜发生的事情。

不由的说道:“只是可惜……”

微蓝皱皱眉,有些不明白:“可惜什么?佐先生对于案件如果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提出来,我们一定会做到的。”

佐铭城拉回自己的思绪:“没有什么,对于案子,我只有一个要求,必须由律微蓝小姐全权负责。”

“经济案件不是我的专长,我会为佐先生找到最合适的人选……”

“不用了,我心意已决。”还没等微蓝说完,佐铭城直接否定了她的想法。

“佐总裁,你确定要由我来处理这个案件?”微蓝不明白佐铭城为什么非要自己来处理这个案件,气势上还是一如既然的坚定。

佐铭城望着那张美丽的脸蛋,神情依然淡定,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我明白了,律小姐是没这能力处理这个案子,既然是这样子的话你们公司的招牌是不是该换了?”

微蓝听见他这么说,心中自然有些生气,对于经济案件自己确实是缺少些经验,实在不能让他这样子诋毁公司的声誉,看来今天见到的这个佐铭城和传说中差不了多少,不对,是传闻中还要难缠。

微蓝努力的吸一口气,恢复了平静的神情:“经济案件虽不是我的专长,但是处理这样子的案件我还是能够胜任的,还请佐先生以后说话能注意一点。”

很好,佐铭城心里很满意这样倔强不服输的律微蓝,未来的路还长,只有像微蓝这样子的人才配做他的对手。

“既然律小姐已经答应了,这个案件有任何想要了解的地方,直接找我的助理雷霆,我公司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说完留下了雷霆便走了。

雷霆一听要把自己留下,心中自然的是不愿,追上佐铭城,满脸哀愁:“佐少,我还是跟你一起回去好不好,我留在这里做什么呀,这个案件所有的东西上面都写的清清楚楚的,你别丢下我,我可是你的左右手,你怎么舍得是吧?”

“这里美女多,留下来多看看,挺好。”

雷霆被佐铭城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里美女是挺多的,不过跟着佐少什么样子的美女见不到,这摆明了是在坑自己。

也不知道佐少是怎么回事儿,心血来潮的非要亲自来这么个地方找律师去打一件不痛不痒的经济官司。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那一夜难以忘怀?不然凭佐氏国际的影响力,一句话,找什么样子的律师会找不到,雷霆不由自主的在脑补那一天的情景。

“你在想什么?”

“没有没有,一定照办!”雷霆瞬间离佐铭城两米远,一脸认真的答应着,好像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佐铭城坐上宾利车,眼前一直浮现着嘉嘉发疯时的脸庞,要不是因为之前6年前的那一起案件,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怎么会得抑郁症?又怎么会摔断了双腿到现在还坐在轮椅上?

她本该拥有最美好的年华,最灿烂的笑容,却不能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生活,曾经被剥夺的一切,他势要十倍百倍的帮她讨要回来。

会议室瞬间就只剩下雷霆和微蓝两个人,雷霆围着微蓝转了好几圈,不由的感叹道:“原来律微蓝就是你,果然是个美女!“

微蓝狠狠得瞪他一样:“你还是跟我说说案子是怎么回事儿,你们佐总看着还一本正经的,你怎么一点都不像是你们老板?“

雷霆一脸委屈,天知道他怎么摊上这么一个老板,整天面不改色就算了吧,时不时的说一句话气得人半死不活,自己上辈子一定是造了八辈子的孽,才遇到这样子的一个老板。

不过好不容易佐铭城不在身边,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一个偷懒的机会:“你有什么问题再找我,我出去走走。”

微蓝看着这个雷霆只得摇摇头,瞬间就想收回刚刚说过的话。活这么大,第一真真的明白什么是物以类聚,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员工,总之两个字“奇葩”。

律云霄刚回来就听说这件事,找微蓝了解具体的情况,看着微蓝一个人眉头紧锁的看着案子,有些心疼,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太倔强。

律云霄笑着把微蓝的眉毛扶平:“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就不好看了。“

微蓝看着哥哥,顿时心情好了很多,虽然她想不明白堂堂的佐氏国际传媒公司总裁佐铭城为什么要找自己一个小小有点名气,额,还没有名气小律师打这样子的一个官司,看着哥哥回来还是很高兴的。

马上露出笑意:“你不是不知道,这经济案件的确不是我的专长。“

律云霄摸摸微蓝的头:“有你哥在,什么都不是问题。”

“恩,我一直都相信哥。”

连续这几天,微蓝都在梳理案子的事情,雷霆却神龙见首不见尾,这点最让微蓝头疼。今早上终于逮住雷霆,他正和公司的前台小妹聊得火热,对于案子似乎一点也不关心。

第005章:你要找佐总?


微蓝站在雷霆身边,严肃的看着他:“佐先生让你过来就是为了找女人搭讪的吗?”

雷霆听到这话还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这公司除了你,再也找不到更美的女人了!”

微蓝白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你这油腔滑调是天生的吧?我今天找你只是想了解一下案子的具体细节。让人惊讶的是,你可真的是挺忙的。我觉得我还是直接找佐先生会比较合适。”

“你要找做佐总也还是可以的,我把他的私人电话给你怎么样?”转身拿着纸笔“刷刷”的写下一串电话号码,“律小姐,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再见!”说着挥挥手不见人影。

微蓝看着一串电话号码,没想到雷霆会这样,本来想请出佐铭城让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没想到反被将一军。

回到办公室,微蓝只得拨通了佐铭城的电话号码。

“佐先生,您好,我是律微蓝!”

“嗯,我知道,你有事儿?”

“案子的事情我想找你了解一下具体细节,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今天下午三点楼下星巴克。”

“额?”微蓝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难道律小姐今天下午没时间?”

“我下午有时间,就下午三点。”

“嗯。”

今天的对话倒是让微蓝有些奇怪,没想到佐铭城会这么爽快的答应,还主动约了时间和地点。

微蓝早早的来到了星巴克,下午的阳光明媚,晒得人软绵绵,微蓝坐在窗前出神,想着要是以后的日子能这么温暖祥和该多好!想想这样的日子,在自己的记忆中可真的是屈指可数,不由的叹了口气。

回过头看却发现佐铭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一直静静地看着她,被别人一直人这样看着,微蓝总觉得有些不习惯,却毫不示弱的对上眼神说道:“佐先生,不知道这样子看人是很不礼貌行为吗?

佐铭城勾起一丝笑意:“律小姐误会了,我刚到,你一直在看风景,看风景的人也在看你,不愿意打扰了这么美丽的风景。”

微蓝不理会他的话,顺手把的案子递给佐铭城:“我想了解一下这个案子的具体细节,你的助理最近似乎很忙。”

佐铭城不由的笑了:“我这助理是有点那么不正经,正好我段时间也不是很忙,你找我也可以。先点杯咖啡,你喜欢喝什么?”

“拿铁,不加糖。”

“服务员,两杯拿铁,不加糖。”

微蓝正视着佐铭城的眼睛,有些奇怪的感觉:“佐先生何苦要为难自己,跟我点一样的?”

佐铭城对上微蓝的眼神:“我一直喜欢不加糖的咖啡,只有这样才能品味到咖啡最纯真的味道,女人喝咖啡不加糖的倒是很少见,想不到我们会有相同的喜好,我现在对律小姐倒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微蓝淡然的看着他,像是完全没听见他说的话:“佐先生,我们还是言归正传,讨论案子上的一些事情。”

佐铭城点点头:“我差点忘了我还有正事儿要做。”

微蓝听到这句话心中不自觉吐槽了千万遍了,瞬间明白了为什么雷霆不靠谱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都不靠谱,你还能指望教出一个靠谱的下属?

佐铭城起身换了个位置,自然而然的坐到微蓝旁边:“我觉得这样讨论案子会比较方便一点。”

微蓝依然很淡定的坐着,拿过案子跟佐铭城讨论起来。

讨论到很晚,微蓝拖着疲惫的身子推开自己的办公室,看见律云霄坐在她的办公室里等她。

看着略显疲惫的微蓝,律云霄很是心疼:“你去哪里了,我打你电话怎么关机了。”

“关机了?”微蓝拿着手机一看,原来是忘了充电,笑了下说:“哥,对不起,忘充电了!”

律云霄宠溺的摸摸微蓝的头:“下次记得,不要老是让我找不到你。”

微蓝看着律云霄英俊的脸庞呵呵的笑了,在这个家幸亏还有哥哥疼爱,这样已经足够了。

“哥,我今天去找佐铭城了解案件的事情去了,这个案子不过是一件很普通的经济案件,怎么会找上我们公司呢?按道理来说他们这么大的公司,也有专业的律师顾问才对?”这件事情,微蓝假设了很多种可能,又推翻了自己的假设。

律云霄也有些以疑惑:“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不过既然来了,我们就先做好再说,关于这件事情我会安排人去查清楚的,你什么也不用多想,现在准备回家!”

微蓝笑了,心里却有些不愿,相比家,她觉得公司更有人情味,也更自由。

“好。”还是不得不回去。

深夜终于让这座热闹的城市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佐铭城手执高脚杯,有节奏的摇晃着,暗红的红酒在酒杯中跳动着,似要在这黑夜中呐喊一般。

这时雷霆拿着一份资料走了进来,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佐总,今天下午的洽谈还满意?”

佐铭城还是背对着雷霆,留下一个清冷的背影:“这都是你的主意。”

“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我这几天确实有点忙,律小姐非要找你了解一下案子的情况,说是越详细越好,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可怜的我还被她央求了很久我才答应的!”

雷霆跟了佐铭城很久,从来都没有见他对哪个女孩子这么主动过,难不成那一夜真的就这么难忘?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顺水推舟的好。

佐铭城喝了一口红酒:“我让你找的资料你都找到了?”

雷霆叹了口气:“唉,看来我以后的地位要不保了哟!”

边说边递上资料,“这个律小姐人还是挺好的,虽然在家里面不受家人的待见,当然律云霄除外,这个律小姐本人嘛也比较上进,在学校的时候那可都是学霸级的人物,想想我一个七尺男儿既然连一个女子的都比不上,惭愧惭愧!”

佐铭城瞪了雷霆一眼,雷霆连忙端正了态度:“这个律微蓝倒是有点意思,周末还是夜校的手语老师,我找人调查了一下,律微蓝在学校貌似还是很受学生和同事的欢迎的。”

佐铭城看着手中不停摇晃的红酒:“联系学校的校长,以律微蓝的名义给学校捐一百万的资金。”

“一百万,还要以律微蓝的名义,佐总,你确定?”雷霆张大着嘴巴盯着佐铭城,不相信这个平时不近女色的佐总,会为了一个女人这么煞费苦心。

佐铭城一口饮尽了酒杯中的最后一滴红酒:“照我说的去做就好。”

雷霆眯了下眼睛,有些八卦的问:“佐总,你是不是喜欢上这个律微蓝了,要不要我再帮帮你?”

佐铭城抬起就是一脚,这次雷霆没来得及闪开,只得揉着自己的臀部,瞬间跳开很远,生无可恋的说道:“不问不问,我不问就是了,可怜我的小屁股。我马上去办。”一溜烟的就跑不见了。

佐铭城走到窗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开始喜欢这样子一个人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着这个城市的一景一物,这座城市的一点一滴的变化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很多遗憾还一直都埋藏在心中,像是一根刺扎在他的身体里,时刻提醒着他。

这天周末微蓝还是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学校,上课之前她习惯去办公室整理一些上课要用的东西,校长顾胤轩这天也早早的到了,看见微蓝很是高兴,正准备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微蓝连忙躲开了,一脸诧异的望着顾胤轩:“校长,你这样子我有点受不了,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行不?”

和顾胤轩相识一来,他一直觉得校长是个沉稳又阳光的男子,平时和大家也玩的比较好,只是这样子的顾胤轩她倒是第一次见。

顾胤轩一脸灿烂的笑容,像是要把冬季的雪都给融化了一样:“微蓝真是谢谢你。”

微蓝更觉得奇怪,镇静的问顾胤轩:“好好的干嘛要跟我说谢谢,我们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不用说谢谢,听着怪别扭的。”

“这次是真的要谢谢你,本来之前想打电话给你说谢谢的,仔细想想还是要当面的谢谢你才好,我和学校都很感觉你为学校做的贡献。”顾胤轩认真的说道。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首页 - 掌上威信 的更多文章: